关注微信号xnz360hao 进入:
【土壤改良、科学种植、新农资经销商】群

三个农资业务员的故事
2014-04-21   来源:新农资360网   



农资业务员A君

公司货都发出去了,A是业务员当中发货量最大的,一切想着都很美好,可是看着却美不起来。当时生产这个产品是他提出来的,现在他的发货量大是应该的。
A,今年赚钱了。业务员中都这样流传。
可是美好的表象下面始终隐藏着不安的躁动,我无法想象十公斤包装的时候一个不会给客户介绍产品的人,把包装换成五公斤的就能轰轰烈烈的把产品给搞出去。他们都说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想也应该是多余的,如果他和客户做的是现款,但是问题,问题是他妈的他和客户做的不是现款,所以我的担心就不能只是多余的了。我要去一趟,我的第一反应,我得过去看看到底是他妈的一个什么情况。当然,关于发货和收钱不收钱这事我一开始就没有能搞定,但是不能怪我,不是我在推卸责任,问题是有些事做的时候他妈的不由我,但是屁股却他妈得由我来擦。
“某某公司的某某产品,在当地做的比较好,去年销售了某某个数”A业务员激情盎然的说。
“哦,他产品好在哪里了?”我问。
“人家包装规格好啊,是五公斤的,还有,你看人家包装设计的都是专用的,哪里种植的主要就是某某作物,人家说明写的也好,还有,人家还贴着进口的牌子,你看咱们的包装十公斤的不符合农民的习惯不说,说明写的也垃圾,也不敢吹,广告语也不好,没有卖点,我们的产品……”业务员A说。
我想找个棍子先爆了他的菊花,然后再用大狙爆了他的头,那他妈的以前的包装以前没有让你们谁参考,谁的意见没有在里面啊,现在竟然这么说,贬的一文不值,更可气的是其他业务员也都应声。
“如果我们做这样的产品,我保证今年能做到某某位数字”A说,其他业务员应声。
“那咱们就上一个,不就一个包装嘛,只要市场好卖”头头说。
“那个,那个……”我想说,那个人家为什么卖的好。可是。
“只要有市场就得上,就一个包装,不能耽误了时间了”头头打断了我。
好吧,反正这事也不归我管,你们爱干嘛干嘛,你们自己弄的自己去整去吧!我想,有着以前的教训,我可不愿意再做枪眼里的那个屎壳郎了,无缘无故的就被给嘣了出去,就是因为钻错了地方。
我得找个时间好好的给头头唠唠,一个产品包装是不值钱,问题是他到底能不能卖好,如果卖好了啥也不说,如果卖不好我得给他算算这个不值钱的包装到底能占多少成本。大家把主要精力都放到这个产品上了,其他产品没得精力去顾忌了,会减少其他产品的销售,这叫成本吧?好,包装不值钱,你生产出来的货发给客户,然后客户又给你退回来,咱就说里面装的全部是土不值钱,但是这土的来回运费也不便宜吧?更何况咱里面是货真价实的NPK呢?生产工人要生产产品装到这个不值钱的包装里面是吧,工人的劳动是钱不是?………………我想了很多,这个不值钱的包装引发了多少被忽略和忘记的钱,可是当我出了一趟差又回来的时候产品包装都已经出来了。我就不明白了,这头头什么时候办事效率这么高了?看来,想调起来他的积极性,还得会画饼才行,尽管他经常给别人画吃不到的饼,这并不能避免他也会被别人给画的饼给套住。
从这一刻,我的心就没有过安静,我在想着他妈的A啊,你到底要给老子惹多少事。

我要去一趟,虽然我内心已经感到了事情的败局。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生于忧患的人,可是有A以前做的事和没有改变的他,我确实想不出来他能把这事搞的有多漂亮。
我稍微有点空闲的时候,就火速的跑到了A的地方。
“你总算来了,你要不来我今年就玩完了”A见到我的第一句话。
好吧,我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今年退货罚钱的政策是你定的,我要是卖不出去被罚了钱你的给我一个说法”A接着说了一句让我想转身就走的话,可是我还是忍了,我来这里是处理问题的,不是来生气来了,我想。
“我给你的说法就是当初压根就他妈的不应该上产品”我说,我给你个鸟说法啊,我心里想。
10吨货,仓库里面还有9.5吨库存。乖乖,我心里那个滋味啊!
见经销商去吧,让A带着。
A一路上再不断的给我说这个新产品怎么怎么不行,老百姓怎么怎么不认,怎么吧,反正就是怎么怎么的卖不出去。
“那某某产品你当时不是说卖的很火吗”我问。
“是啊,可是老百姓就是奇怪了,差不多的东西为什么就不用咱的,用人家的”A看着还挺远。
谁他妈的喜欢用山寨的东西啊,我想。
见到了经销商,经销商开始抱怨我们产品价位太高,人家的产品多好多好,宣传力度多大多大才这么点钱,我们的产品什么都没有还要这么多钱。
我一直没有说话,这不是老一套吗?我还用说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等客户抱怨完了以后我才问。“产品价格已经出去了,现在降价更不行,一个新产品如果降价就等于是失败”。
“搞搞促销也行”A抢着我说。
搞个鸟啊搞。我瞪了A一眼,忍着没有骂娘。
“某某产品在这里做了几年了?”我问经销商。
“四年了!”他答。
“什么时间开始卖火的?”我接着问。
“去年”他答。
“这就对了,今年咱刚过来想上量不容易啊”我说。“推广产品有难度,要有个时间过程!”
“是啊”他答。
“这样,你给个车,我下去走几个零售点看看情况,然后回头把咱业务经理都叫到一起,开个小会,不管怎么说今年的十吨货就算硬压也得压给零售商,只有今年他们用了明年才可以搞促销和宣传,没有基础的宣传和促销时瞎折腾”
结束了,谈话,跑了三四天的零售商。收集了点信息,然后回来给业务员和经销商又沟通了一次,经销商的业务员也被强制性的安排了任务。
“你不来今年我就玩完了”一切就绪以后,A对我说。
“我来了你也完了”我说“货都下给零售商了,但是卖不卖的出去还是一个问题,你的任务是帮着零售商卖掉”
“怎么卖?”A问。
“占店,天天占”A有一个好处就是到零售店以后他对农药和肥料以及当地作物的病虫害和生长规律都很熟悉,活脱一个土专家,技术还过关,在一些不怎么有技术的经销商处能忽悠几下,并且能帮着零售商开药,拿肥,跑跑腿。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自己的人去给别人当佣人,但我还是决定牺牲了A。
临走前,我最后一次和A沟通了一下产品的新市场切入点和使用方法,让A整理出来一套理论下去给零售商和农民说,A踏实的做着。
“其实,我想明年咱们的产品能不能……”我在网上看小说看的正如门的时候A打断我又开始了给我说他新产品的构思,我没有搭理他。
“你看人家产品做的”他拿着一个单页在我面前晃荡。“写的就是牛……”
“人家,人家,你这次上的产品不也是模仿人家的?”我突然很恼火。“是业务员就干你业务员的事,没事别几把瞎操心,还操不到点子上!”一通乱骂,A终于住口了。
我舒了一口气,看完了小说的最后一节。
想着,我还有一个长故事《农资风雨路》没有写完呢,什么时间能够让我写完,那故事停顿并不是因为我懒或者其他的什么,只是,我觉得我不能纯忽悠,还的有点硬功夫在里面啊,所以我还需要修炼。
“你很用心,但是业务员一直做不好,是有原因的,就是你想法太多了,并且你的想法还都是很肤浅的,你感觉是自信,其实是无知,有点自满,还有点好高骛远,所以要做好,还是从眼下下手吧,把你接下来的工作好好规划规划,想别的都是扯淡,明年上什么产品你就别参合了,和你毛钱关系没有,公司新招的有产品经理”那一晚,我对A说“以后再不要说某某产品某某市场卖的好,咱们也生产一个吧,咱们生产出来就只能有一个经销商要,还他妈的要一次货给你卖不了!”

B君

我到B的市场上,是B接的我,看着他大汗淋漓的样子,真心心疼。
“怎么搞这么辛苦啊?”我问。
“我刚刚某客户那里回来,我在乡下给客户卖货了,我今天卖了了两件,昨天我去另外一个零售店占店卖了,卖了四件,我来了这二十多天,都卖出去四十多件货了……”B不断的给自己擦着汗不断的说。
我拧开一瓶冰镇的纯净水给他。“歇歇再说,不急!”
“是这,你来了我想我们这样去做,租个车,你带着我我们去零售店都转转,然后,我发现我们的产品在当地啊市场反应不热烈,可能是价位太高,代理商那里…………”
我想告诉他,就算他不想歇歇我还想歇歇 ,更何况,更何况这是他妈在去小城市的车站里站着等车。
B给一直不停的给我唠叨,车开动了,我累的不行,闭眼要睡,他还是在不断的唠叨。
“如果我们不是老师,我们脑子里的东西就只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炫耀或者给别人传道授业”我指了指脑袋,希望他能够明白。然后告诉他我累了,休息会。
我有个习惯,在长途车上看书,当然身边也会经常出现一些特别喜欢唠嗑的人,那个时候我宁肯闭门养神。而B恰恰相反,B是一个特别爱说的人,不管对的错的,只要有机会就说,并且还特别的有激情。曾经有一次,B在一个经销商处给业务员做产品培训,完了以后大家都激情高涨,每一个人都对着他竖起来大拇指,从此,只要是在哪个县级客户那里呆过的人,不管是其他厂家的业务员还是推广都会听到他的声音和名字。
“B,产品讲的太好了”他们都说。
“B卖的是什么呢?”有一次我问经销商的一个业务。
“叶面肥啊”经销商业务回答。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继续问。
“……”经销商业务不知道。
“其实,你讲产品讲的很失败”转身我就对B说。
“为什么,我讲的那么好?我对咱们产品那么了解,谁有比我更了解咱们的产品?我上次在某某处,只有原计划给我二十分钟介绍产品的,我上台后整整讲了一个多小时,地下的零售商全部都沸腾起来了……”B又不断的开始给我讲。
“卖了多少货”我打断他。“就那次让零售商沸腾的会?”
“那次开会,主要是介绍,不是卖货”B的底气有点不足。
“会后呢?”我接着问。
“会后我都离开了,没有及时跟踪,如果能及时跟踪,我想我……”
好吧,不用我动脑子我都知道结果了。我曾经不止的一次给身边的朋友说,如果我们想知道一个事情的真相,顺着线,顶多问三个问题就能够明白,但是一定是纵向的而不是漫无边际的横向。所以,我觉得有时候研究怎么说还不如研究怎么问更好。当然,我更明白,人和人的不一样,有些人善于去说,有些人善于去问。没有对错和好坏之分,只有适合那个而已。
B君告诉我他在这个县城的代理商处前期跟着代理商的业务员下去铺货,已经布了三十多个点,然后又接着告诉我说他整个省有六十多个代理商,然后又挨个给我介绍各个代理商和零售商的详细情况。
我只是有点纳闷,一个怎么样的人可以熟悉的记得这么多人的详细情况和名字,并且还只是在短短的一年之内?从他接手这个市场到现在也就一年的时间吧,我想。
“货全部铺完没有?”我问。
“仓库还有二十多件,快完了”B回答。“我们的新货,能铺这么多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有啊…………”我不知道是我太内向,不喜欢说话的原因,还是B太喜欢说话,只要一开口就刹不住车。
“他总共发了多少件货?”和B交流,我总是要不断的强制性打断他。

“五十件”B答。
“五十件,仓库还有二十多件,你底下就有了三十多个点,点是怎么算的?”我问B。
“是这样,有二十多个每个店都放了一件货,还有几个有意向,因为上次另外一个地方的代理商有事,我急着走,货就没有放下去,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放下去的”B回答。“这些点都是我的点,他们门上的不干胶,路上的条幅我都挂了……”
B的敬业态度我是相信的。这也是他急着让我转转零售店的原因,想让我看看他的工作态度,其实不用看,看他大汗淋漓的样子,能想到。
一个店最少三张大的不干胶,两条条幅,这样的店不止三十个,还要多,他带我转了有四十多个零售店,五天的时间,越转我越头大,每到一个有货的店他第一件事就是自我介绍,介绍完了就是找地方继续挂条幅。而我,不得不在店里使劲的找到自己的产品,然后帮着客户把箱子拆开,放到货架上,没有货架的,直接拿到老板的帐台上。
我不断的给B说,下个点你就不要再挂条幅了,多和零售商沟通沟通,先让他卖起来货然后再宣传也不晚的。
可是B到下个点还是着急的挂条幅。我就有点忍不住了。
我让行政把他一年的销量发到电脑上,晚上打开给他看。
“我们聊聊?”我笑。“你这个省份,今年总共发货的客户有六十二个,销售额不到70万,拿出来你的手机算一下,平均每个客户是多少”
“一万一,是这,我有几个客户销量比较大的,比如这个客户,他自己都发了三万多的货,有些客户就一两千块钱,我都不去他们那里,他们要货我就发,不要也不管”他说。
“三万块钱以上的客户有几个?”我用鼠标划拉着他的销售清单“你自己过来找找”
“就这一个”他笑笑。
“某某,在某某省,就两个客户,你过来看看他的销售情况”我让他看另外一个业务的销售清单,那个业务一个省就两个客户,一年的销售额有五十多万,总量虽然不大于他的,但是产生的利润肯定比他多,两个客户和五十个客户路费一年下来都可以给公司节省不少的吧?
“我们这里情况不一样,是这样的,我们这里…………”
“你这里情况不一样,你是不是要到年底把所有货都给我退回去?”我问。“走他妈那么多店,你告诉我有那几个店把箱子拆开开始卖了?”
“这,都是人手不够,公司要是给我两个推广员,早都开始卖了,天天跟着客户业务员的车下去,天天见经销商,我就不相信他们不卖”
“让推广员跟着车下去?”
“那怎么做,路这么远,坐车又都不方便?”B反问。
“如果零售商不会卖你的产品。就是再给你二十个推广员都他妈不管用”我说。“走这几个店,你告诉我有几个会卖产品的?知道产品怎么卖的?”
“我都给他们说了,主要还是说价格贵!”B狡辩。
“你怎么给他们说的,你给我说一遍”我让B演示了一遍。
B激情昂扬的给我介绍产品,完事了说为了中国农资的发展,我们要爱国,要支持国货。
我去他妈的国货,我也不是一个不爱国的人,我只是想问一句,国货,拿什么让我来爱你?如果一个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自己都不敢用,自己都不想用,还想让消费者去用?放他妈的屁吧,所以公司里的产品,只要是我家里能用得着的,我都会让家里放上个一两件,谁家里能用,就免费送,因为我相信我的东西。当然,我并不想给B去讨论这些问题,这只是题外话。B是一个容易走极端的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可不想在两个极端中让他徘徊。
“你介绍的产品重点在哪里?”我听完后问。
“产品重点是……”B罗列了一大堆。
“你是卖狗皮膏药呢还是万能药的?”我接着问。
B不好意思的笑了。“你帮我罗列罗列,从新整理一遍吧”
我拿起打火机,点了根烟,顺便把他自己做的宣传单页也给烧了,我并不想随便否定一个人,没有人有权利否定一个人,但我还是想告诉他你做的这件事和公司的市场策略不符,也许你做的对,但是无效。
“就把公司给你的单页用上去就行,自己以后就不要再掏钱做广告单了,浪费还不出效果”我告诉B,然后把产品的市场切入点给他又讲了一遍,这些都是在公司说过的。B很专心的拿着一个笔在写。完事后他自己归纳,我上网继续写《风雨农资路》。
“你听听这样行不行”B突然打断我。我的思路就飞到火星去了。
“恩,还可以”他念完以后我说“以后就这样说给零售商”
“你看啊,要不要加上这个,还有,我觉得这个也不错……”
“……”
“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要从新整理产品卖点不知道?”我问。
“我是不是又回到老路上了?”B笑了笑不好意思。“可是,我觉得……”
“你试着去做了,再觉得好不好?以后想当然的话不要再说了”我打断了B。“你现在的工作,把这几天走的网点,重点卖货的罗列出来6-8个,并且是交通要好的,其次,对产品感兴趣,有在试着卖的,还有能上量的,最好是认识零售商比较多的”
“重点突破?”B问我。
“你去整理就行,我写东西,整理完了再叫我”然后我又开始盯着电脑想着《风雨农资路》应该怎么发展了,可是,可是狗。、日的哪里还来的思路啊。打开微信,看看《每天农资》都发了点什么或者上上191看看那个大神又有神作了吧。
当B整理完资料要和我说的时候,他自己犯糊涂了,有几个重点经销商地址和名字竟然记不起来了。
呵呵,我笑了。怎么样的一个人可以在一年之内记住那么多人的详细信息?答案有了,糊涂的人,因为他记得都是自己脑子里的错误信息。
然后我开始个B讲这些东西,一直讲一直讲,讲到最后,B信心全无。我顿时感觉到自己犯了错误。这个家伙应该看成功学比较多,受激励比较多,所以才会这么膨胀,而我直接把气给他放了,就你很容易让他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也是,二十七八的人了,我总不能这样毁了人家一辈子啊。也许,他现在的方式是最适合他自己的,谁知道呢,只要还能销售下去就好,没有必要非得改,虽然辛苦点,但是他的销量毕竟不是最低的。
“按着我说的方法去做你感觉可行吗?”我问B。
“绝对可行”B答。
“那就这样,其他的不多说,其实,你这边主要原因还是你和零售商沟通不好,卖货不卖货主要还得看零售商,所以,以后你就固定这6、7个点,然后每天去一个,一个就去一天,混熟了他们都不好意思不给你卖货,另外,你在零售店给他们销售一天,一定要教会零售店怎么卖货,养成卖咱们货的习惯,卖习惯了就不用你管了,他就会去卖,很多零售店不卖货主要是不会卖。”
“是得,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我就是觉得人手不够,我一个人做这么大的市场,做不过来”B说。
“那就割让出来一部分吧,有一个朋友对我说过,割肉总比浪费好,你现在不是浪费,而是一锅肉影响了满锅的汤,更得割舍”我对B说。“新产品推向市场,不要着急,需要慢慢来,如果一个客户能给你卖十来件这6.7个客户都可以给你卖出去6.7十件,你今年发的货都不会再退回去了,更主要的是,你今年做顺了,明年工作就好开展了,刚开始咱不求大贪全,不然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其实,对于B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我也不能说他的思想就是错的,我的思想就是对的。更何况他都是奔三的人了,我真不知道现在改变他的思想会改到哪里去,我们常说不破不立,但是也得问问自己要破的是什么,要立的又是什么。而我能做的,只是告诉他具体操作的方法,让他自己去慢慢思考,如果思考出来了就出来了,思考不出来也不至于让他变的更坏。
完事后,我让B继续写计划,这几个零售店那个时间要去,把具体时间写出来,理顺到一个月以后,是的,有些人真的不得不让人手把手的去教。
“你刚做业务的时候是谁带的?”几杯啤酒下肚以后我话也开始多了。
“谁带呢,根本就没有人带,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要是有人带我现在也不能是这个样子啊,家里的孩子,老婆,都天天要钱,我今年又赚不了多少钱了”说着说着他眼睛有点湿润,我觉得很是无奈。
“成功一定有方法,失败一定有原因,这话是陈安之的老师安东尼奥说的,虽然觉得这帮孙子误导了很多人,但是这话绝对是真理,多动脑子多思考”我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么辛苦的干,赚不到钱,我心里不好受,真心得不好受”
“你看我现在,家里老婆孩子……………………”B开始给我抱怨。
天哪,我懊悔的拍打一下头,我他妈自己怎么又犯错了“如果我们不做老师,我们脑子里的东西只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炫耀或者传道授业”我告诉自己。
“什么也别说了,兄弟,干了,按着今天晚上的计划去做吧,今年赚不到钱明年赚,如果不按着现在的方法去做,今年赚不到钱明年还赚不到,人要学会沉住气”我拍拍B的肩膀。
夜已深,我该睡觉了,明天又有新的征程!生活的路,没有谁对谁错,只要谁做的好谁做的不好,如果B现在没有结婚生子,也许,我会告诉他他可以不要底薪的去跟着一些培训师学习学习,以后做个有激情的培训师也是很不错的,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培训师能赚到钱吗?回头,我问问我那个做培训师的朋友,你一年到底赚多少钱啊,你讲的那些东西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呜呜
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给骗了,稀里糊涂的,俺也一样。

索性,我告诉B君,没事你多看看《每天农资》微信公众帐号吧,别想折腾了……

C

“辛苦了,让你跑一趟真不容易,先去酒店歇歇”C见到我的时候异常热情,这可能是我喜欢到C市场上来的原因。
“是这样,你来了,我们一块见见零售商和代理商,这里有一个市场政策你到时候给零售商说一下,给他们鼓鼓劲,另外,代理商那里今年想要一个政策,现在做了某某位数了,如果能出一个政策的话今年或许能做到某某位数”休息过后C开始给我介绍他的市场情况。我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计算着给经销商的政策。
第二天一早,C就带着经销商的业务员过来,说要和我一起下乡。
“我们领导来一次不容,今天辛苦你给我们开车了”C当着我的面对经销商的业务员说。
C的市场又如何能不让人放心呢?
一路上C不断的和经销商的业务员聊着天,走到哪里聊到哪里,甚至聊那个按 摩店的服务更好点,看得出来他们之间“亲密无间”。在人际交往这块,自叹不如。
“某某,今年做了三十件了,咱政策给他以后能做到五十件”C说。
“六十件也能做到,那个人就看重利润,你给他利润只要大什么产品都可以销售,今年就给他定一百件的政策,不要说五十件的”经销的业务员对C说。
“你天天在他店里耗着,他能不多给你卖点啊,你们公司应该好好奖励奖励你啊”经销商业务对C说,话里有话,暗示我了,呵呵。
一路上,经销商的业务都在变着法子在夸C,当然C也乐在其中。
“我们领导来一次不容易啊,来了就专门奔你这里来了,就靠着你今年给我上量了,我们领导了来了以后我就给领导申请了政策,今年做到五十件咱们去香港玩一圈”每到一个零售店C总是会这么说,搞得我都没有什么话要给零售商讲的。
“好产品,遇到好的经销商,一番好的景象,拜托了老板,今年公司会拿出来很大力度感谢合作伙伴的”我只有这么一句台词,并且还都是临走的时候,握着零售商的手说的。
“还有三个零售商需要和他们一起吃顿饭,你看可以吗?”C在路上问我。“这三个零售商目前在当地都是做的比较大的,并且他们的市场辐射很大,影响力大,另外很多厂家都重点功他们,如果今年他们能给我们上量,明年不管是产品订货会还是收预付款都会容易很多,因为很多零售商做生意都是看他们三个的,他们三个做谁的零售商就主要做谁的………………”
听着C的介绍,我怎么会放弃和那三个零售商一起吃顿饭的机会呢?与B比起来,C也许不算是最刻苦的,但是却是总能抓到重点的,这也是他业务做的很好的以原因。

“这三个零售商,一号是当地做的比较大的,但是人很色,喜欢一些荤段子,二号做的也比较大,看利润看的很重,比较喜欢……”C把各个零售商的信息输入给我,我接受然后分析都不用就可以直接用上,真心的感觉,C的市场让我感觉到很轻松,愿意来,愿意多呆一些天,这样的差出的犹如度假一般。
C似乎完美无缺,找不到毛病一般,然而我们都清楚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C也有C的缺点,只是被他做的事情掩盖了过去,别人都不会太计较而已,可是总不包住那天自己就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C是一个相当小聪明的人。
有一次年会,公司制定来年销售任务,为了让大家更好的接受下来任务,公司经历过了一系列的拓展和培训,最后才把任务公布出来,并且挨个的去分解,我们知道每次任务的增加都会引起业务上的不满,销售增多了,提成反倒降下来了,业务更多的时候不会做长久考虑,只是单纯的看着钱,虽然可悲,但是事实,C也不意外。业务上虽然对新的任务有所不满,但是也都理解,接受,只有C。
中午散会,大家分开吃饭。
“今年定的任务根本就完不成,太高了”C在饭桌上说。
这是别的业务员说的,具体不清楚,反正下午来了以后业务上开始反抗,并且找C单独聊的时候C也承认了,是他说了这话。
看着C,心里五颜六色。
“你去过我的市场,你也看到了我的工作,我一年出去辛辛苦苦的不就为赚点钱吗?”C说。
“要想赚更多的钱就只能做大区,建立自己的团队”我告诉C。“我们要过黄河可以走桥,但是过台湾海峡或者太平洋就得用轮船或者飞机了,当任务发生了改变的时候的,方法也得改变”
“我带不了人,也不想带人,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我好好做,销量逐年递增,绝对能完成公司的任务”C说。“可是我不想做大区,也不想往我市场放人”
这是一个难题,关于他,或者我。小公司,晋升制度不是很合理,并且,偶尔很多老板会做出来卸磨杀驴的动作,所以C的担心我心知肚明,然而我的保证又起不到什么作用。用C底下给业务员们说的话就是“谁知道他能干多久啊,说不定他那天拍拍屁股走了,我们的市场就都没有了!”
“那怎么办?”我看着C。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挫败感。
C不说话。
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是C还是业务,他的区域内部插业务员,但是增加几个蹲点的推广员,相当于干着业务员的活,拿推广员的待遇。C还比较满意,头头也比较满意。
我却不怎么满意,是对自己,突然发现这个时间很多让人无奈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而我们整天把光滑的一面给人看的时候,突然就露出来了阴暗的一面。因为C在第三年的时候就被头头给卸磨杀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呵呵。
面对着C,我有无言的难表,那叫现实。C当初的选择就决定了C后来的结果,有时候我想如果C像和客户搞关系那样,搞定老板,也许结局会是另外一个一样,只是,员工和老板,似乎只有站在对立面的时候,才是和谐的符合事物发展的?
辗转两年,又一次见到C的时候,C已经是另外一家企业的管理,做的还很顺风顺水。
“我现在明白了选择的重要性”C对我说。
“如果你一开始就选择呢?”我问。
“一开始就没得选择,如果没有那几年的努力我也不会有后来的选择啊,选择很重要,但是我要有资格选择才行”C说“我经常给业务员说这句话”。
我笑笑,笑笑,再笑笑。
“人生的阅历不在于一个人经历了多少,只在于一个人经历过后有没有过思考,没有思考的经历等于白忙活”我问C。“B现在如何了?”
“还那样”C摇了摇头。“他就是被社会摧残的”
关于被社会摧残,我们的定义是:你失败了,总结了原因,你的失败就是你人生路上的挫折,是你成功的垫脚石;而如果你失败了,任其自然,回想一下都不会,那么你只是被社会摧残了一次而已,摧残的次数多了你就玩完了。

三个业务员的故事讲完了,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对号入座,造着ABC思考自己的业务生涯。还有一种类型D,整天不是睡在旅馆里面就是睡在自己家里床上的,就不用再写了,自己看自己找。请谨记,本故事纯属虚构,学习可以对号入座,找人,就免了!

======================

要进步就得酷,每天早晚来阅读

每天农资,每天扯点农资上的事

农资界人气最高的农资微信平台

与数万农资微友共进退!

微信公众帐号:meitiannongzi或每天农资

每天农资官方群:251748268。

点击原文阅读进入《每天农资》微社区

本文链接http://www.xnz360.com/197-149917-1.html

标签:每天农资 故事 业务员 三个

上一篇:【元素课堂】为什么果树一直补钙还会缺钙啊?
下一篇:【元素课堂】螯合微量元素真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