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号xnz360hao 进入:
【土壤改良、科学种植、新农资经销商】群

生物农资何时长成参天大树
2014-07-15   来源:新农资360网   

农药助手ID:nongyao188点击文章标题下面蓝色小字农药助手并关注,可以免费查询农药登记信息、产品报价等


  化肥和农药的过量使用,导致了农产品残留超标,农业生产如果摆脱不了对化肥和农药的过分依赖,人类健康就无法保证。
  
  私下里,大家会说,有些菜农单独给自家种一小片菜,很少使用化肥,基本不打农药,而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的蔬菜则走向市场。


  或许这只是个别现象,但农产品安全问题不容乐观。

  我国目前化肥年使用量大约5800万吨,已接近全球总用量的1/3。“在一些大棚温室蔬菜生产区域,一亩地一年要进去500公斤化肥,土壤被严重破坏。”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广大农民对化肥存在着严重的依赖。但是,我国化肥的利用率只有40%—50%,多余的渗入土壤深层,化肥超标造成亚硝酸和亚硝酸盐等有害物质的集聚。

  农药使用量也大得惊人,全国每年大约180万吨。山西巴盾环境保护技术研究所王雪平研究员说:在一些农村,农户打什么农药、打几次、打多大的量,很少有人干涉,农户的目的只有一个——只要能把害虫打死、能增产、好销售就行,耕地污染、地下水污染、农产品污染,他们考虑的较少。

  中国以世界上9%的耕地,6%的水资源,养活了世界上21%的人口,成绩来之不易。平心而论,我们能吃饱肚子,化肥农药功不可没。

  农业生产的潜在危机让我们担忧,化肥的功效在有些地区已接近极限。在一些农村,粮食并没有因为农民加大化肥的使用量而增产。依靠化肥农药增产的路子似乎越走越窄,而人类对农产品安全的要求也不容许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王雪平研究员动情地说:“为了子孙后代和保护耕地,为了他人的健康和善良积德,昧良心的钱绝对不挣,有害健康的植物激素、农药、肥料坚决不用。”


 

  7月6日,在灵石县召开的中国“三农”产业工作委员会科技创新成果对接会上,一些有识之士发出倡议:农产品安全的根本出路在于改土、改肥、改农药,且贵在于良心、责任和行动。

  倡议号召,农民朋友要“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规章,自觉服从政府监督管理,将他人的健康视为自己的健康,坚持‘我吃的农产品和他人吃的一样对待’,凭良心、凭善心、凭责任生产和使用无化学残留农药、纯生物农药、纯植物源农药、有机肥、天然矿物肥,确保生产和出售的农产品无残留、无危害、安全,主动接受国内外监督机构的抽查和检验,增强消费者信心和信任。”

  倡议书提出,种植户要做到:土壤和农产品残留可监测,生产记录可存储、产品流向可追踪、储运信息可查询。

  农业生产是不是可以彻底告别化肥和农药?毋庸置疑,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化肥农药仍然是保证粮食产量的主要因素。

  山东省寿光市蔬菜站站长刘立功在大会上发言时说:“不用化肥,不用农药,蔬菜就好了吗?”

  记得农业专家、省政协副主席刘滇生说过一句话:“有机农业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浪费农业……有机农产品可能是最安全的,但不一定是品质最好的,因为它是在缺乏营养状态下的产物。”

  我们强调不使用化肥和化学农药,强调生产有机农产品,本意是好的,这是我们对农产品残留超标担忧的一种矫枉过正。但是农业生产一定不能超越中国的国情,要努力做到产量和品质的平衡。

  “化肥不是万能的。继续大量使用化肥,肯定不行。关键是要变过去的高投入、高产出,为科学投入、绿色产出。也就是化肥适量,有机肥适量,氮磷钾协调。”刘立功答道。


  

  让农民少使用化学农资,首先要有管用的生物农资替代品。

  杨巨奎先生,是山西最懂中药的人,数十年行医济世,晚年又致力于生物农药的研发,是山西科谷生物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说:“通过看病,我发现得怪病(癌症)的人越来越多,根源在于使用化学农药和长期食用含有残留农药的食品。如果通过中药+白僵菌生物农药等集成技术替代化学农药,让老百姓吃上真正无残留的蔬菜、水果、粮食,人们就可以少得病。如此说来,做无残留农药比我看病或做中药的意义大多了。”

  经过10多年的努力,由科谷生物研发成功的白僵菌杀虫剂系列生物农药,攻克了杀虫缓慢和抗紫外线性能差两道世界难题,该生物农药可以广泛应用于农作物以及果蔬杀虫,使用后不会有残留,环境相容性好,是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的首选,实现了生物杀虫、有效增产、改善土壤的目标。

  灵石县纪兰肥业有限公司是又一家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他们生产的 “高活性中量元素肥”,广泛应用于大田作物和经济作物,收到了“改良土壤、提高品质、增产抗病、复合营养”的功效。水稻专家袁隆平在使用了该公司的产品后说:“我们解决了粮食的产量问题,你们解决了粮食的品质问题。”

  让农作物吃中药,不就避免了化学药品对人类的危害了吗?中科院院士孔德忠就说:“许多人都知道,花椒树、核桃树下没有草,它们的树叶就是最好的除草剂。远志无虫害,本身就是最好的杀虫剂。”这只是理论上成立。从理论上能讲得通,到做成产品,再到有市场推广价值,绝非一日之功。

  王雪平忧心忡忡地说:“在美国这样农业发达的地方,生物农药的使用率只有5%,何况在我们这样一个农业还不发达的国家呢?”

  生物农资的推广为什么如此缓慢?好东西为什么不受市场欢迎?一位农民朋友告诉记者,一是药效慢,二是价格贵。但科谷公司白僵菌杀虫剂系列生物农药就解决了这些问题,这让我们看到了生物农资的曙光。

  防治病虫害可以使用生物农药,但是防治细菌的生物农药研制举步维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补齐生物农药的短板,仍需科技人员奋力攻关。

  从生物农资的研发,到大面积推广,肯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选自:山西农民报)

本文链接http://www.xnz360.com/201-156268-1.html

标签:参天大树 长成 何时 生物

上一篇:2019年全球除草剂市场将增长至近300亿美元
下一篇:书法家必看:容易写错的繁体字